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书法评论 > 正文

别构汉魏一重天
2020-03-19 11:16:51   来源:   评论:0 点击:

别构汉魏一重天 ——读庞东华书法作品 段筱...
                         别构汉魏一重天
                                                           ——读庞东华书法作品
 
                                                                             段筱佺
 
        往来韩城办展的书法家很多,庞东华的书法,是我见过的最叫人耳目一新的一个。
作为一个爱好者,我平素喜读汉魏一类的碑帖,常常为这些极品之作废书而叹,以为是不可逾越的顶峰。我身边的朋友也常常不是囿于其中,不能自拔,就是偏执一理,走火入魔。故而看到这样汉魏兼收、两美并存的书法,大约是“与我心有戚戚焉”吧,所以大有耳目一新之感。
         在我看来,庞东华的书法,颇值得体味的特征有四:
其一,古中见趣。庞东华的字,神态雅致,端庄整齐,古意浓厚,不失出处。在构架上,每个字个性尽显,清新活泼,充满生机,不失趣味。这种趣味,不是轻浮,不是做作,不是扭捏作态,不是一种唐突,而是一种自然流露出的、发自内心的谦和之象,叫人感觉庄重而又富有一种亲和力。
        其二,拙中见工。庞东华的字,粗看似乎拙意满满,每个字笔划间,都透出一股稚扑的味道。细品则会发现,他的字中宫紧致,点划构架,看似不经意,实则一笔一划,颇费苦心,规整见则,结构严密。没有随意的率性,没有夸张的笔法,没有故弄玄虚的险绝的笔势,没有面目狰狞之态,即使一些大开大合,也是似拙而实工,布局严谨,极显扎实的隶篆功底。
         其三,柔中见力。庞东华的字,线条看似柔弱,绵软悠长,但在每个字的欹仄构架,不显轻佻浮华,不是线条的堆砌,而是自成有机的整体。笔势运转,绵中见力,如虬龙盘曲,把线条的张力、质感和力道的运用,把握精准,笔笔藤曼攀墙,平中带筋,节劲有力,充满力量和跃动感。
        其四,苍中见秀。在整体布局上,庞东华的字,扑面而来的,是一种沧桑的美,平和而没有燥气。线条丰满而有弹性,构造朴素而有韵味。如同陈酿多年的老酒,不用品尝,那浓浓的酒香就已叫人心悦神喜。又如同天仙下凡,可爱但不可亵玩。灵动中透出生动的美感,秀美中透出布局的庄重。没有媚态,没有俗骨。不惊不燥,不温不火,超然而出,坦然而陈。
        耐看,是庞东华书法最鲜明的特色。书法作品外在的形式美,是书法作品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也就是说,一件书法作品的观赏性,所能引起绝大多数受众的接受和认可程度,是书法作品的生命线。因此,耐看,是书法审美写作的一个基本要素。
        现当代的书家,各有自己的面目,但写的字能叫人过目不忘的,不多;能叫人看过后还想再看的,不多;能看过以后叫人觉得有回味的,不多;能看过后叫人觉得物有所值的,不多。耐看,经得起时间的打磨,经得起现当代人的评说、一致认可的,才是真正的书法家。
       看到庞东华书法的第一眼,就是为他字体流畅优美的线条所吸引。近三十年来,庞东华一直不间断的从事着隶书与魏碑的临习、创作,坚持临创结合,以纵横对比—借鉴—融合—创新的学习方式,认真探究书法的风格流派,从中寻找创作的灵感,力求作品内容与创作的形式、章法、笔法的统一。他的书法看似不新,笔笔有古人影子,其实皆是出新。笔笔皆活。这种新,是不为着创新的创新,而是在作品中努力融入现代创作形式构成因素和自己对作品风格与个性的把握,使作品师而不泥,洒脱而不丑陋,既有传统经典又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庞东华的书法,写出了真正的现代书风的精髓和品质,即创新与书法内在美的完美结合和有机再现。
        耐品,是庞东华书法最深刻的内涵。书法作品内在的意蕴美,是书法作品品质高下的分水岭。由书法阅读而产生的愉悦和快感,以及由此而产生的享受感、满足感,是书法由表及内、由意向转为抽象的高层次审美认知的体验。也就是说,耐品,是书法审美写作的另一个基本要求。
        书法的审美特性,不在于它的表演性,也不在于它的媚俗性,迎合追求猎奇的心里,满足当下的感觉快意。书法的审美特性,也不在于当下的书写体验,而是一个全过程的体验和欣赏。尤其是其事后的重复性观赏和体味,才是书法美的永恒魅力。
        书法的本源是美的本质再现,是一个审美的过程,是使身心愉悦的过程,是叫人起而歌之、歌而和之、笑而同之、泣而随之,绝不是叫人见而嗤之以鼻,厌恶而避之不及的东西。书法表达的是意趣天成,意和趣天然地、无间地组成一个审美的机体。而不仅仅是天马行空的率性而为,是章法与境界相融的产物,绝不是脱离审美的率性之作。古今中外,概莫例外。
        书法是有神韵的。书法的神,在于敬。敬畏前人,敬畏当世人。敬畏生活,敬畏人生。神有所敬,则笔有所谦。书法的韵,在于诸美兼具。把书法内在的质美与外在的形式美,通过技术恰如其分地表达出来。
庞东华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三十年书法学习的道路上,总是一手伸向传统,学习经典法帖,一手伸向当代,在传统经典的纵轴上和当代流派的横轴上寻找最佳结合点。在汉碑中融进篆书的笔意,充分利用形式构成元素,通过粗细、轻重、长短、奇正、方圆、轻重等,赋予作品现代文化气息,在经典与现代、内容与形式、对立与统一中,再现经典的魅力,使作品形式美感更加丰富。
          我的家乡的古人司马迁曾说过一句话:“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这是他对自己用毕生心血著成的《史记》的总结。在庞东华身上,我也分明地看到了这样的努力。
        文学,是把美好的东西展现给人,美好的往昔、美好的憧憬,美好的形式,美好的感受,美好的逝去。总之,不管它是用怎样的表达形式,它都应当是内在美与外在美融为一体的文化感知和精神寄托。这是我一贯的观点。于书法,我也是这样的认知、追求和崇尚。这,也是我对于庞东华书法的理解、认识和期望。
        大家自不必说。一个普通人只要拿起笔,不经意间,也许就会创造一个时代的辉煌,《曹全碑》就是出自我的邻县合阳县一个县吏的手笔。诚能如是,那真是一桩盛事,幸哉斯言。
 
 
         段筱佺,陕西省韩城市人,长期从事文艺理论研究。陕西省作协会员,韩城市第六、第七批有突出贡献专业技术拔尖人才,韩城市作协副主席。主要作品有诗歌散文集《对云而坐的日子》。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庞东华2012精品台历出版
下一篇:最后一页